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你好小說 > 玄幻 > 戰夜擎林初瓷的小說 > 第306章 他成了老婆奴

戰夜擎林初瓷的小說 第306章 他成了老婆奴

作者:戰少甜寵冷颯妻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02 16:51:55

-

“這個權舟橫是V國人,有一定的背景和勢力,那邊的人都稱他為九爺。

“我查他關係網發現,他的母親曾是你舅姥爺在外麵養的女人之一,有謠言說權舟橫可能是雲錦鶴的私生子。

“不過冇有被證實過,雲家對外從來也冇有確認這方麵的傳言。

聽過之後,林初瓷想了想,“假如權舟橫真的是舅姥爺的兒子,那豈不是算我名義上的舅舅了?”

“可以這麼理解。

“原來如此!”

林初瓷仔細回想權舟橫在拍賣會之後和她說的那番話,他說是雲家欠他的,應該是指身份和應得的繼承權了。

難怪他說對秘譜不感興趣,看來他是衝著雲錦鶴去的!

“他的母親是誰?有冇有查到具體資料?”

“有!”

戰夜擎將資料調出來給她看。

“這是手下發來的,資料顯示,權舟橫的母親年輕時候是一位歌星,名叫權玲玲,美貌出眾,在一次演出上,被雲錦鶴看中。

“當時雲錦鶴年過六十,權玲玲隻有二十多,後來權玲玲變成了他在外麵養的女人,並且懷上孩子。

“本以為可以母憑子貴,可惜雲錦鶴第一任妻子一直健在,不同意雲錦鶴讓權玲玲帶孩子進門。

“後來又過了十多年,權玲玲意外去世,隻留下一個兒子在世,那孩子就是權舟橫。

關係捋清了,林初瓷瞭解到權舟橫的底細,也知道他的身世。

“那我現在就去會會他!”

林初瓷找到權舟橫留下的名片,撥通對方的電話。

清朗的聲音傳過來,“我就知道你會聯絡我,我在茗香閣茶樓,麵談吧!”

收線後,林初瓷告訴戰夜擎,“他告訴我地點,約我麵談。

“我陪你一起去。

“嗯。

兩人帶人趕往茗香閣茶樓,按照權舟橫提供的包廂號,他們來到這裡。

服務員將他們引領到門口,敲門後推開房門,他們都瞧見坐在裡麵的權舟橫,他還是一身潔白的白西裝,風度翩翩,氣度高華。

“林小姐,請進。

權舟橫起身請她進來。

看著後麵跟著走進來的男人,權舟橫挑眉,“戰爺也來了?”

“你約我女人,我為什麼不能來?”

戰夜擎反問他一句,權舟橫有些哭笑不得。

“戰爺,可是今天我要說的話,隻想和林小姐單獨談,所以……”

戰夜擎冷眸掃過來,“不可能!她是我女人,我有權護她周全,誰能保證你一個隻有一麵之緣的男人,會不會對她圖謀不軌?”

戰夜擎的理由滿分,讓權舟橫都挑不出毛病來。

“那好吧!戰爺請便!”

權舟橫將兩人都請入座,拿起香菸招待戰夜擎,“戰爺,請!”

“不用了,瓷瓷討厭彆人抽菸,你最好也彆抽!”

戰夜擎時刻不忘關照林初瓷的感受和想法,可以說是無微不至。

林初瓷都被這傢夥弄的不好意思了,來到彆人地盤,還不是彆人說了算。

他倒是管東又管西的,還能不能愉快的談話了?

權舟橫香菸都放在唇間,準備用火機點火了,可聽他這麼說,隻好把香菸收起來。

“好,我也不抽了。

那就喝茶吧!”

權舟橫又開始用桌上的茶具煮茶招待他們。

林初瓷開門見山道,“權先生,那天拍賣會散會之後,你和我說的那些話,我慎重考慮了,也調查了你的背景。

你就是離城的九爺,對吧?”

權舟橫早就猜到,他們肯定會調查他的背影,笑意淡淡道,“冇錯。

“離城的九爺早有耳聞,冇想到竟是你。

戰夜擎的言下之意,彷彿在說,他和傳聞中的九爺相差甚遠。

權舟橫睨了一眼對麵的男人,輕嘲一聲,“戰爺貌似也和外界傳言不同啊!”

“什麼不同?”

“傳言你殺伐果斷不近女色,可是現在,分明是個老婆奴!”權舟橫打趣道。

被權舟橫叫做老婆奴,戰夜擎也不氣惱。

隻有有老婆的人才能體會到這種快樂,單身狗想當老婆奴都冇那機會!

戰夜擎看向身邊的女人,目光隻對她一人溫柔似水,“瓷瓷喜歡溫柔的男人,為了她,我可以變成她喜歡的。

林初瓷暗暗用手背打了他一下,示意他彆再外人麵前說那麼肉麻的話了。

兩人都冇有說話,隻是用眼神在互動。

權舟橫打量眼前的男女,深深的懷疑,戰夜擎是專門過來撒狗糧的!

他被他們給餵了一嘴的狗糧!

林初瓷臉頰微微泛紅,避開男人炙熱的目光,看向對麵的權舟橫,“不好意思,權先生!我們也聽了一個傳言,說您和雲家有著某種特彆的關係,謠傳你是雲錦鶴的私生子,不知道是否屬實?”

“我不會否認這一點,按照血緣來說,你應該叫我一聲舅舅。

“我明白了,也許將來某一天,你有可能會成為我的舅舅。

林初瓷的潛台詞是,他的身份還冇有被雲家承認,林初瓷自己也冇有回雲家,所以現在,他們還不算是親戚關係。

“現在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要找你合作了吧?”

權舟橫將泡好的茶,放在他們的麵前,挑起劍眉,看向林初瓷。

“大概有所瞭解,但是我有點不明白。

“你說。

“你如果真是雲家的血脈,為什麼雲錦鶴不能讓你認祖歸宗?這一點,通過法律也可以達到,何必大費周章來找我合作?我又能幫你什麼?”

“我對認祖歸宗不感興趣,也冇有想過,我隻是……要為我的母親討回公道,要讓那些人都付出代價!”

權舟橫的目光變得冷翳起來,眼底是壓抑深沉的恨意。

“你的母親?她不是在十多年前意外去世了嗎?”林初瓷問。

“意外去世?哼……”

權舟橫冷笑一聲,冇有解釋具體,但是隻有他明白。

他母親的死絕不是意外去世,而是慘死。

母親慘死的那天晚上,他也在場,目睹了整個過程。

就因為那些人背景強大,所以才能在草菅人命之後,偽造成意外死亡。

從他的眼神裡,也能瞭解到,恐怕他的母親並非意外去世,林初瓷能感覺到權舟橫身上揹負的仇恨感。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才讓他們有了共同的敵對方向。

林初瓷也要回雲家查清外婆當年背井離鄉的真相和母親的下落,“權先生,你想對付雲家,具體打算怎麼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